【名句溯源】居高声自远,非是藉秋风

NBA        2019-10-05   来源:午夜焦点

点击上方蓝字“不言艺舍”一起写字画画:)

"

垂緌饮清露,流响出疏桐。


居高声自远,非是藉秋风。


—— 虞世南 《蝉》


"



“居高声自远,非是藉秋风”出自唐代诗人虞世南的《蝉》。


虞世南(558年-638年),字伯施,汉族,越州余姚(今浙江省慈溪市观海卫镇鸣鹤场)人。南北朝至隋唐时期书法家、文学家、诗人、政治家,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。陈朝太子中庶子虞荔之子、隋朝内史侍郎虞世基之弟。 


虞世南(558年-638年)


虞世南生性沉静寡欲,执着且向学。历仕陈、隋二代,官拜秘书郎、起居舍人。隋朝灭亡后,被窦建德任命为黄门侍郎。李世民灭窦建德后,引虞世南为秦王府参军、记室参军、弘文馆学士,与房玄龄等共掌文翰,为“十八学士”之一。贞观年间,历任著作郎、秘书少监、秘书监等职,先后封永兴县子、永兴县公,故世称“虞永兴、虞秘监”。他虽容貌怯懦、弱不胜衣,但性情刚烈,直言敢谏,深得李世民敬重,被称为“德行、忠直、博学、文词、书翰”五绝。贞观十二年(638年),虞世南去世,年八十一。获赠礼部尚书,谥号“文懿”,配葬昭陵。贞观十七年(643年),绘像凌烟阁。


虞世南善书法,与欧阳询、褚遂良、薛稷合称“初唐四大家”。日本学界称欧阳询、褚遂良、虞世南为“初唐三大家”。尤其楷书代表作《孔子庙堂碑》,几乎尽是誉美之辞,称其用笔“圆浑湿润而不露圭角”,“内含外刚,立意沉粹”甚者,将虞书比之大自然的绝胜处,“如白鹤翔云,人仰丹顶”。


虞世南《孔子庙堂碑》


《唐诗三百首》第一首就是虞世南的《咏蝉》。虞世南贵为唐太宗二十四功臣之一,被唐太宗称其德行、忠直、博学、文辞、书翰为五绝,“群臣皆能如虞世南,天下何忧不理!”这样一个大人物选择了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昆虫来写诗,可见物大小皆可咏志。


对这首诗,古人解释说,蝉头部的垂緌,像古代显官的冠缨。虞世南托物寓意,他是不是说,自己和蝉一样,所饮不过清露而已,声望不是凭借什么外力,也不是因为是大功臣,而是因为品行。



“居高声自远,非是籍秋风”一句,是全诗比兴寄托的点睛之笔。高低相形,居高自然四通八达,人所向往。能达到高,一般不凡,因为不凡,人往往就相信,甚至迷信,古往今来,这也的确是一种常见的社会现象。但什么是高?高,有两种形式,一种是物质的,如空间;一种是精神的,如思维、道德。属于物质的高,是形式,属于精神的高,才是内容。精神的高格与物质的高位一致,就是形式与内容的统一,就是最美的形态。

       能如此,即如曹丕所说,不假良史之辞,不托飞驰之势,而声名自传于后,时间和民心是最终的裁判。黄钟无声,瓦釜雷鸣的现象并不罕见,真经得起考验的,必然是合于自然合于民心的。诗词、艺术、建筑、事功等都一样。

      外在的力量虽然可以一时起作用,但那是暂时的。居高,从文学、思想等范围讲,一定有一道德的制高点。如孔子惶惶然若丧家之狗,然终为后人所敬重。虞世南能居高,所以一首《咏蝉》,成为千古流响。

不 言 之 教 国 艺 馆

偶 尔 停 下 脚 步,

一 起 写 字 画 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