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知道蟹酿橙吗

都市        2019-06-17   来源:午夜焦点
你知道蟹酿橙吗

螃蟹第一次从海里爬上岸的时候,遇到了一只滚在地上熟透了黄澄澄的橙子,他冷冷地哼了一声,举起钳子狠狠掐了橙子:“是什么碍眼的东西?”

“是橙子。”橙子转过身,屁股上留下了月牙形的被掐过的痕迹,但她也不恼:“你是第一次上岸吗?”

螃蟹举起钳子虚张声势:“你知道吗?我是海里的霸王,我是来征服陆地的。”

橙子小姐笑了笑,金色的阳光落到了她橘色的脸庞上:“好呀。”

橙子小姐风驰电掣般咕噜噜往前滚,螃蟹一时间八足乱滑被落下一大截,他气喘吁吁怒从心生:“你个没腿的东西也敢欺负我?”

橙子好笑地看着他:“我会直着滚,你会吗?”

“……”

螃蟹在海中威武一世,雄霸四方,却没想蟹落平阳被橙欺,一路上被狗咬,被猫抓,被椰子砸,被下水道吞,被车碾,被饿得饥肠辘辘眼冒金心。

橙子慢悠悠地推着鱼虾市场捡来的半截虾子回到螃蟹身边,见它落寞地蹲在墙角望着落日可怜兮兮,连大钳子都拖在地上,忍不住安慰道:“别难过呀,你还是一只可以翻身的螃蟹。”

螃蟹把眼睛举起来望了望瘦下来的橙子:“你脸色好像不太好,最近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。”

橙子沉默了半天,轻声说:“你知道吗?从我掉下树的那一刻开始,我就走向了我的死亡。”

橙子不知道怎么了,螃蟹仿佛突然间精神焕发地开始征战四方,他学会了用八只脚跳跃,学会了用钳子夹起细小的碎屑,学会了穿过川流不息的马路,甚至和一只时不时就炸毛的猫成为了朋友。

“你最近好像进步很多,”橙子惊讶地看着螃蟹轻车熟路地从海鲜摊子地下偷贝壳吃:“你适应陆地了?”

“恩……”螃蟹含糊不清地说,一边把橙子往阴凉地里推了推:“别站在阳光下,对你不好。”

“你从哪听来的?”橙子惊讶地看着他。

螃蟹别扭地转过身:“你……你别管。”

螃蟹先生在铁饭碗的位置上四平八稳地拿固定工资拿了快十年,可他却不甘心一身才华埋没在形同退休的养老岗位上,一腔热血扑进了新兴外企,销售指标业绩考核一个一个砸下来,砸得他眼花缭乱。

然而一个脸圆圆的姑娘走进了他的生活,不知是想关心新人,还只是单纯地想帮一个拼尽全力的人,她把好搞定的老顾客名单悄悄塞给他,在他垫底的时候把自己的业绩不动声色地转给他,在他盯着屏幕快要瞎了的时候端过来一杯热水:“歇一歇?”

彼时他张牙舞爪不识好歹。

很久以后,当他如鱼得水如日中天,才想起还有这么个姑娘站在他身后,不慌不忙地扶他一把,领着他进了这片陆地。

“你最近脸色很不好,”他终于开口:“工作太辛苦了吗?”

“我可能要暂时回家了,”她抱歉地笑笑:“医院诊断书下来了,大概还有三四年。”

“轰”的一声,螃蟹先生愣在原地,才发现他其实并不想征服陆地,只想和橙子小姐永远一起滚下去。

“最近病情稳定了,稳住,我感觉你能赢。”他把做好的菜端上来。

她凑上去看,橙子被精心挖空,用鲜美的蟹肉配上荸荠姜末和白酒填上,热腾腾地呼出甜香的蒸汽来。

“这是什么黑暗料理?”她咯咯笑了起来:“你这是要谋杀我来继承我的零食吗?”

“瞎说什么,这是蟹酿橙。”他莫名红了脸:“在网上看到做法,就做来给你尝尝,不吃就算了。”

“是,是你说我当年像只螃蟹,我……我还说你脸圆像橙子……”

她看看他,又看看一个个滚圆的橙子,突然领悟了。

蟹酿橙,螃蟹先生在橙子小姐的心里装着,满当当。

“你是在暗示我喜欢你吗?”

……

他红透了脸。

“是螃蟹心甘情愿地住到橙子心里。”

你知道蟹酿橙吗

(文章作者: -黄绒毛-)

相关阅读